Interview: Hong Kong Extradition Law

1.) 你覺得太陽花運動對反送中有什麼影響嗎 ?

我覺得太陽花學運把更多的年輕人帶進政治中吧!大學生代表著年輕跟智慧的聲音 透過他們可以用不一樣的角度來參與政治議題。 台灣跟香港在某個層面上有點像,他們彼此認為大家是同盟,所以我覺得太陽花學運其實是助長了這一次反送中的行為!

2.) 你覺得反送中對於香港有什麼危機嗎?

我覺得反送中對香港最大的危機是香港人對香港的司法跟行政機關的不信任,再延伸到的是,香港對中國的不信任。香港政府的立法議程跟警察的執法行動都在被質疑的情況下,我真的不知道一個城市該如何運作。

至於香港司法內地化嗎,老實說,這個想法很可怕。

以前的中國實在有太多人治的手法,它們沒有西方國家的那種法治規範的感覺,好像是隨心就能定罪的感覺。但是中國的內部真的是這樣嗎?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在中國生活過,也沒有接受他們的教育。所以我的那些恐懼,到底是不是偏見呢?然後再從這個觀點來看的話:現今香港高舉的是「港人治港」,反送中主要所恐懼的是未來會是人治的社會。

3.) 你對林鄭月娥有什麼想法?

我覺得特首應該很會非常懷疑自己吧而且感到「兩邊都不是人」。這個修案其實是必須的,以前因為交通跟生活水平較差而比較少跨區犯案,但現在的情況已經不一樣了,在互聯網的作用下,犯罪行為已經可以不分國界了。如果不修案的話,我覺得司法機關會跟不上罪犯的腳步,那以後香港就真的變成罪犯的溫床了。

在另外一方面,香港市民對條例或者中國的不了解跟恐懼讓他們劇烈地反對立法,這讓林鄭月娥非常頭大跟害怕,因為這其實也反映出政府沒有能力去安撫人民跟獲得人民的信任。

4) 警察有攻擊抗議者嗎?

我不會說攻擊,因為攻擊是主動性的形容詞。警察有使示威者受傷,而示威者也有攜帶大量雨傘去遊行。當時的情況如何,我不知道,因為我不在現場。而各方媒體公佈的影片都是有剪輯過的,所以我不會相信我沒有親眼看到的事情,我也不能告訴你警察所做的是攻擊還是自衛。

5) 你會覺得這場運動對香港帶來不安全嗎?

我覺得現在的香港沒有給我溫暖的感覺 ,太多在不同層面的撕裂使我對香港失去了安全感。如果問現在的治安問題嗎?我覺得不太安全,因為警察在被霸凌跟不被信任的情況下怎麼可以有效跟有力地執法呢?

對於自身的安全來說,反對者們好像覺得只要不是反送中的就是壞人,而我這一些中立人士好像也變成了壞人。我也在害怕我跟你們說完之後我會不會被人肉出來然後被稱為什麼「賣港賊」。別笑哦,因為反對派們現在很偏激,其他政治理念不一樣的人士跟特首也已經在家裡被騷擾跟威脅了。

但是我還是想講,因為這個香港還是需要其他的聲音。